滑县热电厂安全事故无人问津 昏死者家属泣血求助

来源:未知    作者:王立刚    人气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29    
       母念夫等娇儿盼 新歌何时睁开眼。我叫王立刚,河南省方城县广阳镇新集村人,身份证号码:412922197011272018电话:13262069083.我爱人师新歌现年48岁,2020年在滑县热电厂务工。
       2020年10月11日师新歌像往常一样在滑县热电厂工地上上班,不幸就发生了,由于电厂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,师新歌从6米多高施工架上摔下来,多出骨折当场昏迷不醒。众人将她送到了滑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,重症监护室治疗11天由于病情严重又转往新乡第一附属医院,住院后都按时缴纳了治疗费,单位负责人吴苏宏和高战鹏等人也到医院了解病情。我们家属也积极配合治疗,新歌略有好转。
       但是不知为何自去年12月中开始至今月余单位再不缴纳药费和治疗费,医院催的急我垫付了家里所有。我也多次到滑县热电厂项目部催交治疗款项,他们却以各种理由推脱,我家中上有近八旬父母,父亲脑萎缩常年用药,母亲身体也疾病不断,下面有二个上学孩子,家中变故我也没法工作挣钱,实在也是交不起治疗费了。
       我于上周又去找单位交涉,项目部领导派公司人员白友梁等人诱骗我回去,说医院欠费马上补齐,后续接着治疗,我回到医院后几天不见人影,也没缴纳医院欠款。他们捎信说“公司没钱你们告吧”。从此以后再也联系不上了。我是外地人在安阳举目无亲,住院三个多月已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马上要过年,家中父母天天盼着新歌好起来,孩子天天哭着想妈妈,万般无奈泣血跪求政府和有关单位帮助协调解决,我家只求给新歌看好病,还孩子一个妈妈,还我一个完整的家。

责任编辑:王立刚
首页 | 要闻 | 政法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 司法 | 食药 | 环保 | 城建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法讯社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Copyright © 2018-2020 法讯社 新媒网络信息中心
本网律师顾问:河南晟大律师事务所  豫ICP备19022228号